6000字深度解读乐视VR生态战略

基于贾跃亭打造的乐视生态化反模式,乐视推出任何一个产品、进入一个领域,都已经先有了乐视的生态基因,这也注定了乐视VR的生而不同。乐视最擅长的是生态建设,乐视VR也不例外。

1.生态战略。VR是乐视公司战略层级统一运作,继2014年乐视在客厅娱乐领域高举生态大旗之后,于2015年末高歌猛进VR领域,明确提出要成为“VR生态领跑者”,要打造“最大的VR内容应用平台”。最大程度地整合乐视的生态资源既是乐视VR的优势,又是乐视VR的挑战。

2.全球化人才团队。全球VR热潮兴起不到两年,成熟人才少之又少,高管人才更是凤毛麟角。乐视VR集结了业内顶尖人才,均来自业内一线互联网甚至三星VR核心管理层。北美总部为乐视VR组建美国本土的核心管理人员,扩展和布局业务,吸引硅谷的人才和技术,与美国本土的优势资源结合铺平道路。

3.VR内容服务。乐视在VR内容领域投入巨大,目标是成为最大的VR内容服务平台。乐视VR初期以影视为主,依托自有业务制造内容,吸引内容,加上乐视云提供服务,通过“一万CP联盟计划”等形式,在VR内容领域大放异彩。

李岱:乐视虚拟现实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负责人,致力于把乐视生态闭环开放的模式全面移植到VR行业,将乐视VR打造成国内最大的VR内容应用平台。专注于VR内容应用领域,倡导内容的可交互性和专属定制性,主张用全新的语言逻辑为VR制作内容。

【李岱】两年多前,第一次看到VR,觉得VR真的是这个世界的未来,这就是最初做VR的一个初衷。最近科幻类连续剧《西部世界》(一见注:讲述以西部世界为主题的高科技成人乐园,提供机器人接待员给游客杀戮与性欲的满足,随着接待员有了自主意识和思维,他们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本质,进而觉醒并反抗人类的故事)非常火,角色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面生活。通过VR头盔,人完全可以以一个全新的身份进入一个完全虚拟的世界,不需要真正意义上再营造一个世界。

【李岱】乐视VR两年多前就已经成立开始做了,经过了快一年的准备期,在2015年12月23日正式对外宣布乐视VR的战略。对外宣布至今也只有一年多,总共在一起大概有两年多时间了,目前为止。

当时的契机其实主要是两个了。第一,乐视整体战略“垂直整合、开放闭环”,终端、软件、内容、应用和平台都有布局。其实VR是非常非常适合乐视这个战略去打的,因为VR需要各个元素,光有终端是不可以的,你必须要有足够好的内容用户才能够被吸引;但是光有好的内容也不够,你需要运营平台的支撑。VR里面的渲染、内容传输需要更大的带宽。光有这些也不够,还要有应用,因为VR是一个全新的世界,360度沉浸式的,不论声音、视觉、还是触感,传送到手机、电视都是完全不一样的,需要完好的应用在里面。其实正好符合乐视的战略理念,就是终端+内容+应用+平台,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乐视整体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一个大的创新企业,我们对于新的颠覆性的机会,是非常非常渴望的。同事们也对此非常群情振奋,相当于一个内部创业,大家一起去做这件事情。

【李岱】使用VR终端的主要有两个理由,第一最主要的就是文娱。大家晚上回到家,戴上头盔,从现实的工作、养家糊口当中脱离出来,以全新的身份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享受这个身份里的快乐。

另一方面,人们学习知识或认识事物的方式会有根本性的变化。VR是360度沉浸式体验,这是一个全新的和媒体交互的方式,我相信这种方式会改变人对事物的认知。人们学习知识最早是看书本、听录音,后来是看视频,现在会通过VR让你真实地处在那个环境里面。比如学习恐龙的知识,以前最多就是看看《Discovery》里的恐龙视频,但你真的站在虚拟世界里,一抬头看见高大的恐龙,围绕它走,这种冲击对知识的学习和对事物认知是一个根本性的改变。第二种我们现在更多的是在2B领域,在效率上有提高和改变。

【李岱】主要三大块。第一,云端,就是云平台。在VR里面,内容量有很多对于传输的需求,原来只是二维传输,现在是360度传输,传输要求很高。而乐视云是乐视生态第四只独角兽,超过10亿美金估值。

第二,终端,就是硬件。乐视的电视存量破千万,手机两千万,都是大量的终端体系,背后还有我们大量的终端用户,家庭用户和移动用户,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终端直达他们。另外,我们在终端的研发、销售、经销上积累了大量资源和研究人员。基于这两块我们也做了很多智能终端方面的工作,包括已经推出两代移动端的智能终端头盔LeVR COOL 1和LeVR Pro 1,这两款头盔就深度绑定我们的乐视手机。我们在乐视手机层面做大量的改进和优化,以适配头盔。这可以保证我们自身的头盔体验高于市面上第三方的头盔。

第三,内容,也是我们现在做的一个核心。我们觉得内容目前其实非常非常重要,因为光有硬件,没有内容的话,用户是不会被吸引的。刚才说到VR在一开始改变的是文娱和2B认知事物的方式,那如果没有好的内容的话, VR就相当于无米之炊。基于此我们做了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应用平台。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有专门的乐视VR APP,在各个端上都有,里面有海量的内容。这里的内容其实和常规的二维的传统视频内容非常不同,特别体现在几点:一是有大量的互动,比如语音互动,中国人存在哑巴英语问题,但通过VR在虚拟环境,必须要用英文沟通才能推动剧情的发展。这促使用户在美国或欧洲的场景下练习预言。二是360度的全景声,我们做了一个京剧叫《韵》,你置身在舞台中央,感觉每一位京剧演员在你面前为你表演,你可以感到舞女的轻纱轻拂面庞。Wonder Lab是乐视VR的技术中心,不仅仅从技术上对内容制作和播放进行支持,同时在剧本的编写过程中,都会做全新的创意指导。我们希望通过自身一些实践,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经验。未来,我们也会把实践过程中的所有经验给大家开放,包括怎么制作、怎么讲故事,我们的平台、营销、云,全都可以提供给大家,希望大家一起把VR这个行业真正做起来。

【李岱】首先,帮B端提高收入。我们看到一些真正的线下体验的机会,线下体验店可以真正意义上实现内容的盈利。目前移动端或PC端直接2C的用户其实是相对有限的,这就是为什么目前很多2C端的应用或者内容没有发展起来的原因。但是线下体验店投入两万块钱或几千块钱购买硬件,之后通过人流是可以来变现的。通过2B的一些方式帮B端的客户增加营收,比如普通门票10元,线元,这是可以增加营收的部分。

其次,帮B端提高效率。VR本身带来认知事物的根本性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人在记忆力或者操作上会有极大的便利。比方火场救援培训,不是真的把一个人放到火场去真刀实枪的培训,但通过VR可以完全实现。甚至给人们一些在现实中一些不能给的应激刺激,锻炼人的反映。

【李岱】主要是三个优势。第一,传统经验导入。我们在行业里面摸爬滚打一定时间,电影、电视剧、网大、游戏我们都有一些基础和积淀。第二,强大的团队。来自于四面八方真正有创业精神同时非常有创业经验的一些人,在这里摸爬滚打。以Wonder Lab为核心的强大的团队,无论是加入乐视之前就在VR行业里做,还是跟我们一起走过这两年的风雨。非常有经验的一个团队,甚至我觉得是行业里最有经验的团队之一。

第三,全球机会。VR是全球同时开始的一个机会,之前互联网和其他技术的核心,可能更多是Copy to China,但是VR这个机会是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和美国人民共同发现的一个机会。其实一定程度上,中国的火爆程度是远远胜于美国的。它有它的问题,但其实这个有利于中国行业的发展。这也意味中国和美国可以共同抓住这个机会,所以我们也组建一个中美联合的团队,我们在硅谷和洛杉矶都有自己的核心人员,我们一起看到国际真正意义上先进的东西,希望能够在国际上能提供领先的能力。

第一,技术门槛。保留这种影视级的画面并增加互动、游戏更大的渲染能力都需要技术上的突破。在可期的未来,就会逐步得到解决。我相信在技术上没有跨不去的门槛,只有时间问题。

第二,人才缺乏。大家积累传统影视的经验,在新的行业里面,大家没有积累经验。更重要是机会成本,在新的行业里摸爬滚打去尝试,其实意味着传统行业一些机会的丧失。其实更少的人才愿意放弃现有的蛋糕,愿意到新的行业里,导致人才缺乏。传统行业价值链上有大量的布局,每个环节有大量的供应商可以给我们提供帮助,所以通过资本的力量组一个局,做一个内容,相对而言比较容易。

第三,最重要的是如何在VR里面讲故事,背后真正需要的是创意。这不仅仅依靠技术就可以领先,还需要适合中国人的,针对中国文化的创意才可以。

【李岱】我们为什么有很大的自制部分,而不是像很多的平台第三方引进,就是因为我们需要积累一些经验,然后把经验开放给合作伙伴,帮助他们一起成长,这个行业才能真正起来。我们自制了大量的直播,李宇春演唱会、黄小琥演唱会、国足的直播,观众能感觉到在直播的现场,在歌手的身边,这种体验在现实生活中是感受不到的。我相信直播部分的尝试有很多经验可以分享。

另外,在影视级的内容上,我们做了很多的剧,包括《韵》、《窗》等等。一切的内容都是我们同事或者签约的导演或编剧去做,从创意、脚本到真正的拍摄、后期、上线、互动元素的增加,全套的流程都是我们自己在做。有很多的坑我们踩过,这些其实全部都是经验的积累。

最后就是互动内容,保证说用户在VR的世界里感受到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可以放在游戏、会议。

好的方面的话,我觉得自制方面的试拍、衔接、后期的技术等等,游戏方面的技术,完全不输于国外,甚至很多地方超过国外。我们完全可以做到跟国外一样的内容,甚至比他们更好的内容。

不好的方面就是中国人有的时候太过注重短期利益,太过焦躁。有一句很经典的一句话:“我每天都在进步,即使很慢,但我不曾后退一步。”这是国外非常非常好的一个经验,不论文化,还是整个行业的氛围,他们即使前进得很慢,但是朝一个方向,在一直持续的前进。

但在中国的话,因为有很多各方面因素,包括资本的催生,大家有的时候太过注重短期的利益,为了一些短期的利益不能够真正踏踏实实的做一个东西。为什么中国人讲的故事,特别在VR里面讲的没有那么好?是因为大家往往把编剧关在酒店里面,没收手机整整两天,要求必须给我写一个故事出来。这样出来的剧本和真正沉下心来两个月甚至两年出来的剧本的效果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这导致中国在内容制作上落后了很大一块,就是大家不能够沉下心来去做真正有意义的内容。

最近大家一直在说行业趋于寒冬。中国有很多热钱或者快钱太过追求短期利益,逼迫着很多从业者,甚至说他压根不想从事这一行,但因为这个概念比较火爆,大家纷纷涌进来了。一定程度上,很多人没有真才实学,更主要的是很多人没有专注度,我只是追求用两三个月时间做出一个内容出来,能够获取一些资金上的支持。这对于行业而言,或者个人而言的发展都是极为不利的。

在制作的过程当中,每一个细节都是非常非常核心的,包括每次伸手跟别人互动,手势应该如何在镜头上展现?每一个细节都需要去花心思去打磨的。

目前中国VR的“寒冬”来临,其实我觉得是一件好事。把这些不脚踏实地或者只想炒概念的人淘洗去,留下来真正用心做产品,花时间去打磨产品的人。真正出一些对行业好、对用户好的产品,我觉得其实是行业整体上一个好事。

【李岱】从业者我觉得需要改善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两个字“专注”。我之前做过战略和咨询工作,尽量保证“我们是在抬头看路,而不是在低头干活”,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真正能够看到未来会怎么发展,真的看到比如说几年之后的机会什么样子。这个行业十年之后,一定改变人类日常生活,这点毋庸置疑。我相信所有的从业者都是坚信第一点,至少是留下来的从业者都是坚信这一点。

任何行业只要我们认准大的方向,十年之后它还会存在,而且还会蓬勃的存在的话,那谁愿意专注十年,做出好的产品,改变我们的生活,就会成功。

从我个人而言,真的是敢于专注十年。很多赛道其实是马拉松,不是百米冲刺,需要更多的耐心和专注。

【李岱】不太谦虚地讲,我们可以说是处于一个比较领先的地位,其实主要从三块上讲,第一块是我们本身内容的积累上,在内容积累上讲的话,我们现在是大陆层面上最大的一个平台。那第二块就是说我们自制这一块,其实我们在自制上的话,其实做了大量的自制,这个自制在中国国内上讲的话,相比其他平台也好,我们有很多的突破,很多东西其实是我们实现了,而且很骄傲的实现了的东西。然后第三块的话,就是我们其实一个持之以恒的团队,即使这个行业再难,大家的心是齐的,可以持续不断的做下去。

【李岱】一方面是我们乐视内部自身的人才加入进来,另外一方面的话,其实我们也看到了很多行业内,无论是说各个中小型企业的中坚力量,还是各个大的公司里面的一些骨干,一起齐聚起来的,我们组成的一个共同的团队。而且里面有很大的一个特色就是前面有很多同事都是有创业经验的,所以大家真正加入进来,包括我个人在里面,其实把它更多当做是一个创业来看的,我们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大公司,我们真正的是一个创业团队,是一个内部的创业团队,来去做这件事情。

【一见】你之前也听到过,就是与传统行业相比,就是像VR行业它其实人才是缺乏的,就是从整个行业来讲,人才是最重要的,那对于人才你选择怎么去培养?

【李岱】从我们角度上讲的话,一块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人才,那内部的人才我觉得就是一句话,就是“走的坑越多,这个人才就起来了。”所以说只要大家一直持续下去,不停的给自己挖坑跳进去,然后爬出来,再给自己挖个坑,再跳进去爬出来,这样我们自己团队的人,我觉得至少就可以练出来了。而且特别是经历过我们这么两年的时间,其实我们走过的坑是非常多的。

那另外一方面其实光有我们自己是不够的,对吧?整个行业要起,不可能一方面能够促使整个行业发展,这是我们需要很多行业整个价值链,因为VR的整个价值链还特别特别的长,对吧?包括从终端的各个环节、到内容、到背后的传输,其实这背后是个非常非常长的价值链,那这里面需要各个从业者,就是来自于外部的从业者,和我们一起去走这些坑。当然真正的很多坑需要他们自己走,但是我们也非常乐意说把我们走过这些坑的经验能够提供出来,这是为什么提出“一万联盟计划”还有“百名导演计划”,其实我们把这些人拉过来,把我们的自制能力走过的坑给他们分享,尽量说这些东西大家不要再走,能够以我们的力量,帮助他们能够更快的掌握到这个VR里边的内容制作的一些精髓,所以这是第二块,就是说我们帮助这个行业的人才增长的一块,这样才能做到整个行业大家一起,能够做起来。

【李岱】当然“颠覆者”、“蒙眼狂奔”也是标签,但我还想更多地强调“专注”。我们的口号叫做“另一个视界”,相当于乐视VR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我们真的专注于去做这么一个事情,在专注的过程当中,我们把所有的坑和问题解决了。

VR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并不是需要一个全新的模式来颠覆既有的模式,或者有很多的利益者,我们可能需要打破他们的垄断,这些相对来说是不存在的。VR最需要的是一些先锋或者是敢死队,要先趟出一条血路来,给大家证明:这个行业是能够赚钱的,这个行业是能够吸引用户的,用户是有黏性的,这就需要专注。所以我觉得我们真正的标签就是我们真的专注在VR这一件事情上,无论外面风雨漂泊或怎样,我们真正的关注这件事情,这条路我们会坚决地走下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anxijye.com/,洛杉矶湖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